您当前的位置 :淳安新闻网 > 房产 > 棉农

棉农

时间:2019-03-24 12:47:09 来源:淳安新闻网 作者:匿名



国家农业网新闻:去年年底,本报报道了《疯狂的价格如何将棉花产业推入僵局》2010年棉花市场价格上涨,给棉农,棉商和棉花市场带来了巨大冲击。

半年过去了,疯狂的棉花一直是人们的话题,其影响力仍在继续。

据国内媒体报道,近期棉花价格暴跌已导致许多纺织行业过山车:去年其利润已攀升至十年来的最高点,今年是棉花价格暴跌。为稳定市场,国家设定了19000元/吨的底价。

棉花价格下跌会对棉农造成什么影响呢?对棉花产区纺织企业有何影响?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新疆主要棉花产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八区,深入集团公司进行采访。

棉农

在石河子的泉水总场,五家公司,几家大型棉农谈到了去年疯狂的棉花价格,情绪复杂。

这家有五年历史的公司员工陈宗英说,去年种植的棉花超过420亩,单位产量超过400公斤。收购时,价格为每公斤10.3元,扣除成本后净利润超过60万元。陈宗英说,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种过棉花,他从没想过要赚这么多钱!

根据她的说法,十年棉花的钱被挣回来了。

她说,在过去的一年里,一公斤的棉花也会卖5元左右,而且每年可以赚几万元。除了生产和再投资之外,在减少吃饭和穿戴日常开支之后,可以节省的金额非常有限。

但去年的棉花价格让农民们感到震惊。陈宗英说:“那时候,我每天都看到棉花价格上涨,我不敢相信。棉花的价格可以飙升至每公斤13元。”

虽然她最初在今年年初卖掉了合同,但她以10.3元/公斤的价格卖给了集团。她遭受了很多损失,但她非常高兴。

在你把钱放进口袋之后,考虑一下,这样的价格对于未来的生产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几位大型棉农和陈宗英持相同观点。

郭俊芝去年种植了400多亩棉花。由于产量高,只有一个棉花收入超过80万元。但要开心,他也担心未来的棉花市场。他说水正在上升。去年的高价格,使种植成本随之上升,特别是劳动力成本。如果你上去,你将无法下降。对劳动力成本的期望太高,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郭告诉记者,当劳动力价格去年最高时,他以每小时9元的价格雇佣1人,而今天则以每小时14元的价格上涨。

公司连续五年担任公司董事杨兵介绍,连续五年种植面积为7217亩。近年来,棉花基本上已经种植。去年,种子棉总产量达到2900吨,平均产量为380公斤/亩。名称,仅棉花种植业人均收入达到9万元,比上年翻了一番,这在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他认为,从棉农的角度来看,棉花价格越高越好;但从市场长期健康的角度来看,去年棉花价格过高。当时的估计价格是7元/公斤,他们认为会突破10元?从2003年的7.4元高位到8元/公斤,到2008年销售的4.8元/公斤棉花,这样一个大起大落,如果只是棉农的实力,就无法抵御市场风险。

杨兵和几位棉农认为,去年超高的棉花价格使他们赚大钱,但如此高的价格肯定会增加纺纱,织布,服装等企业的成本,这将导致许多企业粉碎。无法生存,破产是可能的。这肯定会影响来年的棉花采购价格,而低价格将影响棉农对棉花种植的积极性。

他们希望稳定的价格不会影响棉花种植的积极性,使棉农可以增加产量和收入,也有利于纺织企业的发展。

对于目前棉花市场的低价格,他们表示从棉花采摘季节开始还有几个月,目前的价格不能说是最后的价格。虽然现在价格较低,谁知道收购时的价格是多少?

虽然很容易说,用对话的语言,你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尴尬情绪。

“我们心中没有底线,”陈宗英说。现在棉花的市场价格很低。打开秤时,不会是5元/公斤?然后棉是白色的。

棉花公司处于不同的情况

与棉农相比,石河子的纺织企业更加平静。

近年来,国内纺织巨头雄峰,华芳,华孚,如意,宏盛,艾丽泽落户石河子经济开发区。这些企业的棉纺生产规模已经增加到每年约200万锭。其中,雄峰集团在石河子投资的天生纺织有限公司的生产规模达到125万锭。

据该公司采购部副主任李永生介绍,天生100多万锭的生产规模每年吸收10万多吨棉花,成为石河子最大的棉花企业。石河子子区每年生产35万吨棉花,天生仅消费三分之一。

多年来,公司基本上没有储存棉花,无论是去年的高位,还是今年的低位。原因是该公司位于棉花产区,供应基本上不尽如人意。其次,棉花的储存会导致棉花质量下降。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石河子政府对原棉安全机制采取了一些政策。最大的棉花贸易公司银利集团与棉花企业签订了棉花供应合同,以防止企业损害棉花价格波动的影响。

李永生以去年为例。当棉花价格上涨至近3万元/吨时,银利集团生产的棉花价格为24900元/吨至25,300元/吨。他说,这种保护政策在防止石河子纺织企业抵御风险方面发挥了作用。因此,无论今年棉花价格如何波动,具有保护屏障,公司自然会更加安全。

李永生说,企业没有计划以低价储存棉花。

永兴公司是新疆兵团的第二部门,是购买和销售棉花的主要公司。它与农业第八队具有相同的性质和作用。公司党委书记周毅表示,去年,第二师二级棉花总产量超过4万吨,基本上是永兴公司收购的。该公司以26000元/吨的价格从棉农手中购买。该公司增加了手续费,并以26000元/吨的价格出售给企业。

周毅说,一开始,我担心公司会感到尴尬,公司的负责人会急于吃饭。我没想到这些纺织公司会非常关注价格上涨。他们说水正在上升,棉花正在上升,我们的纱线也在上升。

周毅告诉记者,去年12月底,没有库存,过去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如此高的棉花价格,我开始担心企业。因此,一些企业仍需要在年初订购3吨,最终需要10吨。价格上涨后,这些企业再次出售棉花。

然而,纺织公司和棉花采购公司的情况也不尽相同。阿克苏西部棉花公司最近一直非常焦虑。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去年,我担心自己无法收到棉花。在32,000元/吨的高水平,该公司收购了3000吨棉绒。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我一直在卖掉皮棉到4月底,2月3日左右没卖。虽然国家补贴每吨400元,但如果低于32000元/吨,则会丢失。

在哈密从事棉花生产十多年的棉商林淑静去年以近3万元/吨的价格收到了数万吨皮棉。到今年年初,他积压了2万吨。没办法,他不得不把肉切成26,000。元/吨卖出。

她说她想尽快以低价出售。在大陆有一些东西,但由于没有汽车可以出售,它仍然超过10,000吨。

铁路运力紧张,棉花运输困难,这使得棉花企业和棉商头疼。

据了解,截至4月底,新疆仍有近70万吨棉花等待出口。乌鲁木齐铁路部门表示,由于送往主要棉花产区南部的货车数量有限,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外包大量货车,因此棉花运输在短时间内无法满足。

“去年收购的部分棉花是通过贷款购买的,而且还款压力非常大。现在我看到去年价格上涨所带来的利润,每天都被稀释,因为棉花积压不能出售。“棉花加工厂经理Vahal Makati阿克苏说,如果棉花背面的背面可以不被出售,今年将减少购买新棉花。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很多棉商都有这个想法。

棉花生产成本增加

今年开放规模后棉花的价格是多少?新疆棉花集团和自治区供销合作社的相关人士表示,棉花尚未降价,价格不佳。

但棉花商人今年普遍看跌棉花价格。

据调查,大量库存是新疆棉花销售困难的重要原因。在生产能力123万以上的企业中,皮棉库存达到123.67万吨,月平均皮棉消费量为90吨。库存仍可维持约一个月。

对当地棉花行业棉农的分析认为,去年棉花价格大幅上涨,棉农,棉商和纺织企业态度看涨,导致不愿出售。然而,到今年年初,由于皮棉成本和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以及国家紧缩政策的影响,大多数纺织公司的订单动力较小。林书静对今年的棉花价格并不乐观。她说,首先是调整国家宏观政策,收紧货币政策,企业贷款困难,棉花采购资金缺口增加;二是银行利息增加,公司还款压力增大,贷款不足;第三是国际纺织品市场。受此影响,下游企业订单减少,就业不足。这些原因将导致今年棉花价格走低。

但她说,在她联系的许多棉农中,今年棉花价格的预期相当多。有人认为它可能达到去年的高水平,12元/公斤。

许多棉农认为,今年棉花成本大幅上涨,棉花价格下跌空间。

第八师石河子农场副主任赵新民告诉记者,去年的高价导致整体预期增加。与此同时,今年棉花种植成本增加,比去年高出40%以上。他计算了一个帐户。如果今年棉花的购买价格低于每公斤8元,那么农民的收入就不会太高。

石河子泉水场的第五家公司陈宗英今年和今年将面临棉花成本:

化肥:去年67元/袋,今年涨到80元/袋;

膜:去年40公斤10.5元,今年涨到12.8元;

种子:去年7元/公斤,今年12元/公斤;

工党:去年最高的是9元/小时,今年涨到了14元/小时;

农药:今年比去年增加20%;

拿起费用:去年,从往年的1.4元/公斤到2.5元/公斤,今年的起步价是2.5元/公斤,可能要涨到2.8元/公斤。

除水电费外,每亩成本约2000元。陈宗英说,根据好转的情况,一亩土地将收集400公斤棉花,收获3400元,每公斤8元。扣除成本后,每亩净收入可超过1000元。要1000元,棉花不值得。

对于最近的棉花价格下跌,他们说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重复。多少年来这样,但去年的价格有点过高,我希望今年不会太低。

去年,棉花价格上涨,许多纺织公司预计将影响今年的棉花价格。尽管他们普遍预计棉花价格将下跌,但他们仍将棉花预付款交给银利和永兴等棉花公司。永兴公司党委书记周毅表示,年初公司从各纺织企业获得2亿元棉花资金。现在企业都在学习聪明,市场正在迅速变化,而当棉花开放时,价格是多少?说不。

棉花价格游戏就像击鼓

同样是棉花收购公司,因为公司的性质不同,实力不同,影响也不同。

林淑静的棉花管理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她最近一直关注棉花价格的变化。目前该国的门店价格为19800元/吨。根据往年的经验,她认为今年的价格应该是当前的存储价格。那大约是每公斤8元

她说她的年度价格高于国有企业,她在收购方面具有竞争力。然而,今年,当遇到国家的紧缩政策时,今年棉花购买期间难以获得银行贷款。与此同时,她也担心棉纺织企业今年购买棉花的经济能力。

像永兴这样的国有棉花公司也不用担心。

周毅表示,这一政策肯定会对今年的棉花价格产生影响。它不会像去年那么高,但经验告诉我们,国家将保护棉农的利益,不会降得太低。即使它下降,农民也不会受苦。

去年,永兴公司买了没有一分钱的棉花,这基本上就是公司的钱。考虑到今年的情况,该公司已经为农业问题做好了贷款准备。在这方面,公司优于一般纺织企业。该部门可以提供担保。这真的是不可能的,军团可以保证。周毅说,这是兵团高度组织的优势,国有企业代表着农民的利益。

有人形容棉花价格的游戏过程就像打鼓和开花一样。最后一个摘花器是“哭”的人。

对于棉花价格过度波动,新疆纺织业专家表示,这不是一件好事。虽然国有棉花企业在棉花生产过程中起到“堵水蓄水”的作用,但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棉农的利益,一些纺织企业降低了棉花采购的风险。然而,如此大的波动将打击纺织下游企业和中小企业,这将不可避免地抵消棉纺织前端产业链。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在保护棉农利益的同时,国家也应制定相应的政策,支持棉纺中小企业的发展。同时,新疆应该尽快从纺织业的低端到中高端转变主要依靠出口棉纱和棉纱的方式,真正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商品优点。关键词:

微信|

微博|

空间

分享它:


  
淳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淳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淳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淳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